大丰
您现在的位置:大丰 > 2015年春晚
相关文章
舞台机械相关文章
2015年春晚
2014年春晚
马年春晚
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相关文章
 
2015年春晚  
总导演回应2015年春晚中的一些质疑
时间:2015年4月18日 0:48:06 阅读1741次


  春晚,是中国人过大年不能忘记的一种味道,它承载着中国人太多的记忆、感情、愿望以及梦想。2015年春晚虽然还是熟悉的味道,但是,众多“第一次”让2015年春晚有所不同。史无前例地设置了两个舞台,形成对擂,首次设置春晚吉祥物阳阳,“抢红包”开启春晚互动的新纪元,唱法跨界、明星跨界,将颠覆的文章玩到了极致。

  哈文:春晚总导演要有强大的内心

  春晚正式拉开大幕前经历了6次联排,每一次联排都会有一些节目因为各种原因走不到最后的舞台,联排时人们热议的“四美图”和“致青春”组合的节目就与春晚失之交臂。对于2015年春晚的总导演来说,如何面对变化是一堂必修课。

  记者:2月11日你发了一个朋友圈,你说如果我有一颗玻璃心的话,我早就稀碎一地了。

  哈文:对对。

  记者:为什么当时会用这种形容来表示你的情绪?

  哈文:这是一个很正常。因为我其实按理说我不是特别容易发这种感慨的人,但是那个时候的确是觉得,因为有的时候好多节目跟自己预想的也不一样,而且还有一些跟自己最后想呈现的东西也有不一样的……因为春晚它不可能说进了联排就一定保证能够上春晚直播,如果能保证,那个联排的意义就不存在了,对吧,它的确是在不停的打磨,不停的调整的过程当中,然后来一步一步的最后来做一个完整的呈现。

  记者:但是我在想因为这些节目也都是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打磨,然后你们要投入很多的心血,跟他们说再见的时候,那一刻心情是不是很复杂?

  哈文:特别舍不得。我在微博上发过一个,我说手心手背都是肉,是因为每一个节目我们,就像自己养的孩子一样,就每一个孩子都会爱的不行,你说这个我怎么可以抛弃掉,那个我怎么可以抛弃掉。但是当你必须要做取舍的时候,还有一个是很多东西我们自己也很为难,也很纠结,

  记者:在这个为难过程中,需要一个春晚总导演去做什么,那个时候你能做什么?

  哈文:就是强大的内心,然后摒弃掉所有的东西,就是不用去顾及很多,就是只想着那既然决定是这样了,那么我们只有去执行。

  回应舞美简陋:没有做更多投入

  2014年10月27日,哈文正式被任命为2015年春晚的总导演。这时候,距离2015年除夕只有不足4个月的时间。相较于以往,2015年春晚筹备时间明显太短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哈文表示,希望做到问心无愧。

  记者:你觉得作为总导演,你要去突破的一个坎是什么呢?

  哈文:我在想其实2015年因为我们自己大概开始创作的时候就有一个想法,就是我们一定要就是能够做一台合家欢的这样一台春晚。那么2015年我们接到的任务是,第一是节俭,第二还要创新,第三还要开门,就是很多因素在里面的时候,我们2015年的发力点是在内容上,重点是发力在内容上……2015年春晚结束了,大家也看到了,我看了网友的评价,说你们怎么舞台那么简陋啊?

  记者:大家看的舞台很小的样子?

  哈文:嗯,说很小的样子,然后什么什么,其实我们2015年重点就没有在舞台和舞美上投入更多的精力。

  哈文:如果明年还执导春晚“会哭死”

  已经执导了三年春晚的哈文,对于春晚这块“烫手山芋”,似乎有着复杂的情感。

  记者:当春晚结束了,所有演职人员的字幕在缓缓的升起,最后中国中央电视台落浮。那一霎那你跟大家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?

  哈文:我跟所有人在导播间里喊了一句,我说同志们,咱们过了初一还有十五呢。然后所有人都说,你过两天再说不好吗。

  记者:之前的媒体报道过,说2012年的春晚之后你曾经说过我再也不想导春晚了?

  哈文:那不是媒体,那就是咱们的《面对面》,就是侯丰问我的,他说你愿不愿意去做,我说你要问真话,我肯定不愿意做。这是你要问我发自内心的,我肯定是不愿意做。但是因为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,我也没有办法。

  记者:那如果此时此刻我又问了你,说你还要做吗?

  哈文:那我当然肯定还是这样的话,如果服从我本心的话,我肯定是不愿意再做了。

  记者:是因为那些压力还是因为什么?

  哈文:压力是这个职业本身就有压力,这个倒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是说它的确是太累了,太辛苦了,然后会把你整个人的生活的节奏都变了。

  记者:你的节奏当中被拆掉的那个环节最重要的是什么?

  哈文:就是你无法控制你自己的生活的感觉。

  记者:所以可能会有一些人看完了我们的春晚面对面之后,说明年还应该是由你来执导春晚的。你害怕吗?

  哈文:我会哭死。

  哈文:请大家原谅沈腾的口误

  2015年春晚的影响力经常会以想象不到的形式表现出来。开心麻花表演的反腐小品《投其所好》中,演员沈腾口误,将“拒绝黃拒绝赌拒绝拍马屁” 说成“拒绝黃拒绝赌拒绝乒乓球”,引来观众一片争议吐槽,甚至包括王皓、马龙在内的众多乒乓球国手也在节目播出后表达了不满。

  哈文:这个春晚观众太多了……尤其是大家又都拿着一个放大镜看你的时候,你就容不得有一点点的瑕疵,或者有一点点的稍微的不注意。沈腾他们这个作品,因为他一直在不停的改,就是怎么能把这个东西能改到最后……六场联排,他其实就相当于在一个主题下演了六遍不同的小品,所以我觉得肯定是他这个说错了,也请大家原谅,因为很正常,他词儿都不是特别熟,因为没有办法压死。因为这个地方提出来稍微要修改一点,那个地方提出来要调整一下,他都会马上要记住。

  记者:这些调整的标准都是意义吗?

  哈文:都有,都有。有的时候就会觉得这个地方包袱不足,你要去再想包袱,有的时候可能就是像是外插花似的,你光为了包袱,你这个话又没说透,因为你想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我要故事又要完整,人物性格又要塑造的非常好,而且还要充满了笑点和意义,其实太难了,因为我们这里头参与的有很多写喜剧的编剧都说,说世界最难的就是春晚的小品。

  哈文:联排时在观察观众的反映

  据报道,2015年春晚电视观众规模达到了6.9亿人,在全国收视份额占到69.4%,电视观众人均收看时长也到了155.55分钟。虽然这些数字里面,仍有不少吐槽和质疑,但对已经经历过两届春晚的哈文导演来说,已经习惯,将吐槽和质疑看成是春晚的正常组成部分。

  记者:你自己看自己的节目的时候会挑剔吗?

  哈文:其实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过一遍完整的播出,因为我一直在工作观众状态。脑子里没有作为一个观众去看这个节目。我们当时联排的过程当中,我们其实都在看观众的反映。

  记者:观众看节目,你们看观众?

  哈文:对,是的。其实这就是创作者和观众的不同,你比方说我要是做观众的话,之前我没有做过春晚的时候,我在做观众的时候,我们也会很挑剔,真的也会很挑剔。因为我觉得那你做给我看,你就得让我满意,这是很正常的,我觉得这个观众也没有问题。

  记者:你也会吐嘈春晚吗?

  哈文:对对,一样的,真的是会的。

  记者:但我想知道做观众的哈导和已经当了春晚总导演的哈导,再看春晚的时候最大的不同是什么?

  哈文:做观众我看的时候,可能我更多的会去,因为做过春晚,我就更多的会去理解这个创作者的不容易。这个是肯定的。但是你要是从纯观众的角度来讲,我们可能会想有的时候可能那样会更好,有的时候可能会更好。我觉得爱之深责之切嘛。

本文的关键内容为: 2015年春晚

© 2011-2015年 版权所有 大丰 www.chinadafe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大丰新闻 | 大丰产业 | 2015年春晚 | 相关文章 | 联系大丰 | 大丰网站地图 | 法律声明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浙ICP备05030144号